韩式1.5分彩走势图:旧路 (四) | 353yx.com

旧路 (四)

打印 (被阅读 次)

旧路 (四)  

再次走进燕羽山时,曾经的土路,已经被一条新的柏油路更替了。

哥们儿张霆开着车,回忆着从前山旅的日子。许多年没有一起背包进山了,彼此都在深深怀念着。

在山的高处,张霆停下了车。我站在路边,看着眼前的山峦和山谷,心在沉默。往事在回放,所有与这片山的记忆都在回返。

眼前的山是连绵的,一如这片山水与自己的往日。面对这样的山岭,思绪总会蔓延。

旧路,总有旧路的风景。这些风景无关现实,却与自己连接着。世界上走过的路很多,但一些路是难以回返的,特别是当自己懂得世间会有很多阻隔的时候。

山岳静穆,岁月蹉跎。当我依旧能够回到这片山水,时代却已经一去不返了。

我想起很久前,我曾站在对侧的山上,横握着猎枪,默默看着眼前这道深深的峡谷。那时的我知道,如果打上一枪,枪声便会跨越山谷,然后再从对侧山梁依次传回,回声便在山谷回荡开来。

张霆没有打过猎,不会体会出我的感受。但他与我有过无数次山旅,知道山巅有怎样的风景,也知道怎样舞在云端。

车在路上盘旋着,一直延伸到谷底。上房子和下房子曾是这里的两个自然村落,但这里的几户人家很多年前便搬迁了。如今,村落的痕迹已经几乎消失。

我和张霆走进山谷,去寻找往日野营的地方。

二月为冬,但溪冰已经开始融化了。曾经的营地是溪边林里一片平整的地面。我找到时,却已是垃圾遍地。

我很无奈。便利的公路,让很多人发现了这处幽僻的山谷野炊休闲,而人,总会有差别。

营地上游的小水库中曾有一片草滩,此时竟建成了岛,种上了柳树,更有了个难以道美的小亭。人定胜天时代修建的水库,继续被人间自以为美地改造着。张霆从冰面走上岛去,看了一下便走回岸来。

水库旁有一块可以停车的地方。只是这片不大的“停车场”,已经被人用垃圾“改造”得让我不忍再看第二眼。

自然无欺,总会体现人间的差别。这种差别不在乎绚丽宏伟的华表,是在行为的细节与心的。

哥们儿张霆

最后一次走进这片山水是在八年前的夏季。那时,几个好友在这里野营。明明暗暗的篝火旁,哥几个在把盏。世界上总有无尽的事可谈。

后来,在秋季,张霆、涛子和我都骑着自行车,在这片山里辗转颠簸。哥几个总是喜爱这种运动,因为有几分劳累便有几分开心。

转山转水间,我时时有些沉默。山中的气息是熟悉的,山中的草木也是熟悉的,只是伴随这一切的记忆和感受,却总把自己带去茫然。

人总是这样,怀旧的情怀,需要的是旧路上的故事。这些故事有时并不需要多么热烈和深刻,只是朝夕的积累,便会渐渐留在心间。

有些事是深刻的,如果涉及人间的情感。曾几何时,站在山巅的我总会想,一片这样的山水,如果容不下一段平凡的情缘,又怎会容下世间的烟波和浩瀚。

路弯在山坡,车在路上缓缓地开着。一些回忆停滞的时候,另一些回忆在继续着。

从营地走上山坡,野营人便用脚步丈量着山中的路。那是张霆、涛子、玉林,庆立,崔岩和我。

荒路韵景,山花润石。那时的山路上,到处都是烂漫的野花,于是人只能走在花里。

。。。。。。

哥们儿张霆

此时我坐在车里,在想,自然寻归,万物自由,在这条新建的路边,夏秋时节也一定是有花的。只是,已经注定会缺少了什么。

其实,在这片土地上,因为时代的视角,太多的东西已经缺失了。我也曾同所有人一样,有过理想的虚幻,有过时代的向往,在青稚的年龄,在稚嫩的思想。只是如今,旧路,已经太多了。

车行景移,我看着山,看着山岭渐渐被淡淡的薄雾笼罩。那些往日的故事也在淡淡而过。我知道,无论人们怎样看待岁月,青春,就是用来挥霍的。没有虚度,怎会曾经。

我看到路边一条有冰的山谷,便和张霆下车走去。在燕山和军都山系,山谷四季有水,便意味着一份深远。

山岭突兀,溪谷蜿蜒。谷中的小路有很多地方被冰覆盖。走在其上,总能听到冰下的水声。

冰溪行走总要小心。就在几天前,我和张霆来到雪后的妙峰山北麓,那里也有一条走过的旧路。在此季节,山谷的小路已被厚厚的冰覆盖。蜿蜒的冰坡并不陡峭,但行前没有准备冰爪,数次滑坠后,哥俩儿只能回返。

山谷中树很多,小路缓缓而上。阳光充裕的地方,溪冰融化,水在流着。

“这地方野营挺好。夏天你可以带几个人来一趟。”我对张霆说。

我有些沉重。这些山水本该属于我,我却离开了,而且是这样的远。

燕羽山之后,我最后一次野营是在苏格兰。那时是冬季,孤独在深深森林里的我在听着风雪。

林雪茫茫,长夜漫漫,但帐篷里是温暖的。伴着烛光,我知道我也在回溯着什么。回来后,我简简写下了《无言的苏格兰》

哥们儿张霆

苏格兰是遥远的,曾经遥远的山林却在眼前。从山谷走出,再次行在路上时,燕羽山的风景在延续着。

除了山水,新路上的一切都是新的。太多的景物失去了岁月,我很无奈。

哥们儿懂我的心思,开着车,在消失了足迹的路上寻找着记忆的痕迹。很多旧事,都随着路和风景徘徊。

其实,人生终是情感之旅,因为人间所有的情感,都是在旧路上积累的。许多事都是这样,无论人们怎样面对世界,也无论怎样谈论物质决定着心态,虚幻之中的情感,却总会把持着心的方向。

当人间的旧路留下心迹,世界便有了能够追寻的味道。

燕羽山只是军都山的角落。南迁北往的燕子,飘落的羽毛轻落这片土地,便是山了。燕子是重情和怀旧的鸟儿。无论走去多远,只要还有一丝力气,便一定会沿着旧路回家的。路上的千山万水,路上的疾风骤雨,都不会阻止回家的脚步,因为在万里之外,是自己衔泥修补的家园。对于燕子,尽管那里飘烟落尘,尽管那里残屋陋檐,因为是家,一切便是美丽的。

美丽,终是一份感受,并不需要刻意什么。风景的美丽,因为走过;情感的美丽,因为爱过。对于任何人,这些美丽都是飘渺而又具体的,描述,并不需要语言。

当我站在解子石的山口回望燕羽山的时候,那些走过的山水,都已经隐在朦胧的暮色。

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情怀是需要怀旧的。倘若人生有一份永恒,便定是旧路所承载的。

青春懵懂,光阴漫度。此时此刻,我在想,除却人生之训,如果在这片烟云里有一份值得怀念的存在,便是一生的故事了。

感谢!

音乐:Lullaby,Mike Rowland

 

民.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回味旧路,便是品味悲喜。对旧路的感受,很多都属于训诫,也只有走过,才会体会到这份训诫对人生的含义。至于是否遗憾,也只有在面对远方的时候才能评价。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人生很短,但有很多旧路。人的余生大多是怀旧不可抗拒,旧路上仍有可寻的味道此生应是无憾了,right?
民.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这个哥们儿是医院检验科的同事。一起共事了很多年,彼此了解。

俺争取写点快活的。可是身边死气沉沉的,写啥呢?还是奶奶姑有能耐,摇身一变,就能从花草变成小鱼,小猪,小鸭崽儿。。。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有儿时伙伴的同行,回忆会更加的鲜活。只是这回忆看着有些压抑。庄主下次写个欢快的吧。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坐在沙发上慢慢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