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走势图:一朵莲 文城的她和她的小说 | 353yx.com

一朵莲 文城的她和她的小说

打印 (被阅读 次)

子夜之前, 我读完 OA 写的小说《语无声处》, 熄灯, 黑暗中, 回味温馨流畅的文字, 静静地听一首钢琴独奏曲, 让音符陪伴情怀, 叮叮淙淙沉潜于我心间.

一年前潜入文城, 恰似刘姥姥入了大观园, 左看右看, 目不暇接, 走马观花地逛了一圈之后, 依据自身情况调整了节奏, 专注于耕耘自己博客那一亩三分地, 以及回复朋友们给我的留言. 

在城里, 从头到尾读完的小说, 委实屈指可数. 相信文城不缺高质量的博文, 没有时间浏览是我的损失.

认识 Once-always, 是从我读她的现代诗, 她读我的散文随笔开始, 然后我们之间有了互动, 我通过照片看到了她像朦胧诗一样的容颜, 她看我的背影照时, 总是殷殷切切地请求: 铃兰 mm, 转过来, 就一下下 …… 我心想, 又不是《我是歌手》舞台上的导师, 干嘛要转身? 我已不止一次晾过自己的正面近照了, 她傲娇的巨蟹戏弄娇慵的猫猫我, 可知正中下怀, 我喜欢耍赖, 逗趣, 以及透明的暧昧, 炫耀.

事实上, 我们的交流并不多, 彼此的心事, 浪漫, 迷离, 激情都流淌在各自的文字里, 灵性天成的句子时不时 蹦 的跳出来, 骚扰一下别人.

她的诗, 总让我想到荷塘里的莲, 花若云裳, 翠盖之上, 微风之中, 摇曳生姿. 
“我缠一缕人间清香
于指间
轻轻弹起
为你落下的诗词”

《语无声处》是她 2016 年夏天写的小说, 暖冬, 狮哥, 哈哥等她的朋友已然欣赏过, 并予以由衷的赞美, 本来, 她收藏起来了, 只因为我想读, 又重新开放, 为此, 小说还未看, 我已先看到了荷塘月色的皎洁.

06 年情人节期间, 我也写过一个芳华系列小说《听听风 ---- 巧遇/相约/味道》, 写给挥霍掉的青春, 巧吗? 巧合得令人难以置信.

匆匆那些年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 OA mm 以非常细腻的笔触, 将人物, 场景, 情节, 着墨得真挚动人, 无论林辰或季阳, 无论晨曦清露或昨日星辰, 都在她的故事里熠熠生辉.

她写的同学聚会, 离不开诗, 我写的同学聚会, 离不开酒, 一边看一边赞她的雅, 讥自己的俗, 但不妨碍我在她的故事里, 走一趟青春期的青涩, 青春后期的茫然, 青春不再的豁达. 

“相见了还能怀旧, 此生无憾”  季阳的这句话, 我深深与之共鸣.

也许是以已度人, 我总觉得写小说, 是作者子夜时分窥探自我, 推翻自我, 重塑自我, 然后写出凝结着或真诚或隐晦的文字, 作者自己的影子或多或少投射在小说的某个人物身上. 不知为什么, 电脑屏幕上 OA mm 的文和人, 我不需要作任何的心理调适, 便自然而然地一点点一点点跌入, 徜徉, 沉浸于她不经意撒开的风和日丽的网.

看完小说的最后一章, 我脑海里忽然之间冒出一个唐突的与小说毫不相干的问题: 身为女人, 你愿意成为才女抑或美人? 先决条件是两者只能择其一. 

有人说: 当然选美人啦, 后天努力有机会成为才女, 才女有机会变成美女吗?
有人说: 当然选才女啦, 去一趟韩国变成美人有何难? 没脑的美女成为才女是痴人梦话.

相信我俩同是崇尚自然美的那一派; 有天生的美女, 没有天生的才女.

她怎么选? OA mm 没有选择的必要, 是才华和美貌选择了她.
她的小说《语无声处》, 她的诗心和慧情, 宛若荷塘里的莲, 清新玲珑, 雅致迷人. 

六月天, 一朵莲嘟了嘟樱桃小嘴, 金狮哥哥乘舟踏歌而来.

我舞文弄墨是因为渴望与世界沟通; 我猜, 林辰和她与我一样, 喜欢坐在河边静静的看风景, 这世间, 每个人都是别人眼里的风景, 愿我们眼中的彼此, 如布达拉宫天上的云那般自由妍美,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 写写画画, 安谧, 简洁, 有一颗糖吃也开心, “往事无限好, 最是一颗糖”.

我嗅到了水雾般淡淡的幽香, 我俩从未谋面, 茫茫人海, 我相信有心灵感应, 愿在水一方的佳人幸福, 健康, 佳作如溪流, 源源不断.

生活中, 我好喜欢一往情深和圆融宽待, 有一种情愫 ---- 就算被全世界误解都要理解你, 如此的懂得和专情, 在我看来, 端是一种骨子里的漂亮.

我喜欢这样的女人, 倚窗读诗书, 吟诵漫山遍野的花儿; 我喜欢这样的男人, 在野地里晃荡, 像草原上的一匹狼.

将自己时不时哼唱的一首歌《你在终点等我》 , 送给小说里的林辰和季阳, 送给小说的作者 OA mm, 告别犹豫的限时限量的远去的青春; 歌词蛰伏在钢琴弹奏的旋律中, 深藏在他们的心窝里 ~ ~ ~

是你给了我一把伞 
撑住倾盆洒落的孤单 
所以好想送你一弯河岸 
洗涤腐蚀心灵的遗憾

 

 

后记

5 月中旬, 你留言: 哈哥家的天才公子和你的富豪女强人朋友, 都在 铃兰 mm 的笔下栩栩如生. 等着下一个人物!
当时我回复: 也许有一天, 我想写你呢, 你在我的心目中, 秀外慧中, 个性鲜明.

我的同学 游 是摄影爱好者, 且酷爱荷花, 我从他众多的荷花照中, 选了上面那张送给你.

这是 2018 圣诞节, 我在曼哈顿品尝的 Rolled ice cream, 是否 touch 了你的那颗 sweet tooth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好, 亲爱的, 可惜你看不到, 被你一赞, 我笑眯眼的猫样.

你是真正能写文章的人, 我一直在堆砌文字 lego, 自得其乐.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铃兰mm的文字和人一样美,同一个人的作品,你的书评让人惊艳,文字音乐丝丝缠绕,撩人心弦。赞一个!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我终于明白, 你一路上悠悠的走呵走, 原来在欣赏兰花, 莲花, 郁金香, 罂粟花 …… 看花眼了吗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狮哥到此一游, 铃兰不胜荣幸.

心病还需心药医, 一般而言, 第一步需持开放的心态; 受困的往往不是环境, 而是心; 温柔地接纳一些不可改变的现状, 如此, 可一定程度掌控自己的悲欢.
我的专业不是心理学, 但对此颇感兴趣. 我有一个原则: 不做网上医生.

在网上笔走如犁, 划开的是一道 字里觅背影 的河流. 我散漫地写, 快乐地写.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You are welcome.

好好养伤, 如果疼了, 伤心了, 需要安慰, 告诉我, 我去你家窗外吹泡泡 : )
当镁光灯闪亮时, 眼睛看着与你交谈的那个人. 这是我在电视台录播室学到的.

继续言情, 言情一生, 我亦如此, 愈言情, 体内催产素分泌愈多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谢谢清静.

用文字搭一个温暖的窝给自己, 想来是你, OA, 我 …… 这样的女人喜欢做的事儿.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下闲人' 的评论 : 谢谢林下闲人. 问好.

真的吗?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乱跳了一会儿.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亲爱的冬日, 你这一番梳妆打扮, 可真久呵.

我好像看到那谁, 扭着猫步, 神气地向我走来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 qun 哥介绍 周虹 的这首《缘分》, 很好听.

有时候, 一首歌是否拨动心弦, 在乎心境.
哈瑞 发表评论于
阿兰,OA 文城花开两朵: 盛开的兰花和出水的莲花 :)
狮子羔羊 发表评论于
铃兰美眉,既然提到狮子,我也说几句。与你一样,我一直欣赏OA的才情,和她现代诗的清新。
在OA的强力推荐下,我也常常拜读你的美文。今天冒个泡,算是做个记号,“到此一游”。
听说铃兰美眉是医生,可否治心病?
Once-always 发表评论于
前几天打羽毛球把右胳膊扭伤了,正在理疗,逼着自己不提笔。可读到铃兰mm这篇煽情文,憋功瞬间被废,忍痛出来吹泡泡。

铃兰mm啊,先要说一句,现在的OA跟当初的季阳一样,喜欢在镁光灯闪不到的角落。被你这城墙上一千瓦大灯泡一晃,眼一花,都掉莲花池了。

有没有感到水珠溅到脸上的微凉?

知道铃兰mm字字真情,但OA还是要说句不敢当。一直是哥哥眼里的丑妹,只因喜欢风花雪月,开始了写小说的历程。但说真的,我的文字只局限于言情,也甘愿停留在言情,但这不妨碍我欣赏城里很多人的博文多学。

铃兰mm的文一直以唯美著称,更多时候,还有你音乐艺术修养不经意的润泽。我一直相信,文字的碰撞,一如心灵的碰撞,刹那即永恒。这也是我的诗文一直想要表达的意境。

谢谢铃兰mm子夜以美文美诗美歌相赠,同在一片纯净浪漫的天空下,愿这份心灵相通长长久久。

借用季阳的一句江湖戏言,我们后会有期。。。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铃兰写的真好。我也很喜欢 OA mm. 她的故事她的诗都很打动我。
林下闲人 发表评论于
美文!you made my day!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只有铃兰你的率真,潇洒,智慧,才华和美貌才能和她相配.+1
qun0 发表评论于
早就看出来你喜欢Once-always这位才女。只有铃兰你的率真,潇洒,智慧,才华和美貌才能和她相配。珍惜缘分吧,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为你们的友谊祝福。为你们高兴。
这篇美文怎么可以没有打动人心的音乐或歌曲相配呢。
这首怎么样:周虹 - 緣份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ZWV1pNpR1c
登录后才可评论.